克劳斯的男友

〔家有大猫〕〔李克劳林虎中心〕漂浮之花 05

        第二天依然是个假日。在林虎的催促下,我有些迷茫地和克劳快速爬了起来。简单地洗漱穿衣后,我长舒一口气,正准备坐在电脑桌前开启新一天的电竞生活时,克劳毛绒绒的爪子搭在了我的肩上,我转过头去,正对上那双认真的眼睛。
        “放假,出门好。”正当我无力地想要辩解几句时,林虎也插了进来。
        “这点我同意云豹,消沉了这么长时间,云豹回来了也算是一个新的起点,你就当……陪陪他吧,虽然这种说法我不是很愿意。”林虎的表情有些迟疑,在一番纠结后还是说出了那个一听就知道让他感到不舒服的结论,是吃醋了吗……
        “好……好的,我们出门吧。不过也不止是为了克劳,也是为了虎爷你啦,这么长时间让你担心真的很抱歉!”“嘛,毕竟照顾阿辽是我的职责嘛 ”林虎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我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再次形成修罗场,太危险了!!
        带上出门要用的东西,我们一人两猫下楼了,初秋的风算是比夏天凉爽了不少,偶尔会有不知名的细碎小花飘落,还是挺美的。然而,过了一会,我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说是出去玩,实际上我们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游荡而已,看克劳和虎爷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个把我推出来的家伙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哪好,真是的!而且我们似乎陷入了一种寂静的尴尬,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聊些什么,简直是像待在太平间嘛。试探性地,我以不引路人注意的声音小声地与他们交流。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啊?有什么想买的东西也可以哦,最近还是攒了一些生活费的。”
        “这样的话,我们就去炸鸡店大吃一顿吧!”
        这种提案还是太随意了,而且我也吃不了虎爷的量啊!我迅速摆摆手示意否决了这个提案,转向克劳,想询问他的意见。而他已经在一家花店前面停下了,似乎对店里卖的百合花束相当感兴趣。噢,是啊,之前也听家豪提起过,百合花在鲁凯族里也是相当有地位的。正当我看着克劳的时候,花店店员就热情的冲出来向我推销了,大概是以为我在看花吧……克劳回头也用一种极为期待的眼神盯着我。……完全不给人选择的余地啊!虽然花店的花超贵,我还是勉强买了三朵。
        在旁人看来,我现在一定是超傻地直直举着三朵百合在街上走,像个要去给初恋告白的青涩少年一样,然而在我的视角却是有一只豹人一直兴奋地走在旁边赏玩百合花。问题是这一切我都拒绝不了,一看到那双眼睛向我投过来的真挚眼神,我就只好缴械投降了。可恶,回家后一定要要些什么作为补偿。
        “……真像热恋的情侣之类的啊。”林虎如是酸酸地评论道。
        “大叔,嫉妒。”
        “阿辽,连花这种东西都给他买了,给我多买点炸鸡应该不过分吧。”
        ……总感觉修罗场这种东西又要冒出来了。以钱包作为牺牲祭品,飞速赶向炸鸡店买了虎爷喜欢的炸鸡,之后便慢慢悠悠地回去了。呼,还是当家里蹲舒服啊。正当我坐在床上暗暗感叹时,克劳温暖的身躯贴了上来,伸出双臂搂住了我。细毛很柔软,我靠在他的脖颈上,轻吻了一下他的锁骨。
        “花,很好,谢谢,阿辽……喜欢。”
        “……不要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啊,会害羞的。”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一点吧。”

〔家有大猫〕漂浮之花 描写性练习

只是练习!与正文无关
        我看见月光飘浮在他身上的模样,像是一层轻薄的银膜,将他与周遭的一切隔开,带着几分神圣的意味。这里很安静,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我几乎都快以为这一切都是虚无,只有微风拂过湖水的细碎声响提醒着我这一切的真实性。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
        “好的,我们回去。”
        初秋的夜太凉,于是我为他披上了山谷间的群星。
        ……
        除了窗台新插上的一朵百合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切还是按之前的既定路线缓慢运转着。不过,那双蜜金色瞳孔的主人还是为我的生活添了许多有趣的小插曲——当然,麻烦也必不可少,然而谁在乎呢?百合的香气蒙蔽了我的其他想法,自然地屏蔽了那些劳累与不快。

〔家有大猫〕〔克劳林虎中心〕漂浮之花04

好滴,存货告罄
随缘更新

        呼吸交错声。
        我清理好残局,站起身来。云豹又恢复了那副扑克脸,但看得出来他的愉悦。我伸出手,示意他牵着我,我们一同向车站那边走去。
        “阿辽,谢谢。奇妙的感觉,舒服。”
        “……不要在做了这种事后还作出这种发言啦!”
        眼前人的异常冷静让我的害羞感被完全引出,脸颊也飞上了两朵红云。走出树林,车站旁边虎爷不耐烦的表情更让我感到不安。天啊,该怎么解释才好……
        “喂,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啊!我差点都要直接冲进去了!”
        “我们……我们谈了很久的话……所以才花……”
        “我,和阿辽做了。”
        什…什么!云豹冷静而直接的话语将我的谎言硬生生憋了回去,林虎的脸色开始越变越差,但他还是没有发泄出来。哎…这种状况,修罗场啊。带着点颤抖的声音,我提议我们立刻回家。
        “和阿辽做了,用灵道,很快。”
        这种时候不要再这样危险发言了啊!!
        回到家中,简单洗漱后,我便坐回了床上,只是眼前两只大猫似乎又在为床铺的问题而争论不休。两人一同看向我,露出期待的表情。虽是清凉的初秋,我的额头还是渗出了冷汗。
        “……云豹很久没回来了……今天那就……”
        林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消失在神像里。啊,第一天就搞到这种相处模式,还真是为我们一人两猫的将来感到担忧。
        我关了灯,为了防止又发生掉下床铺的惨案决定睡在里面。云豹迅速地窜上了床,与第一日相见的生分不同,我们如久别的情人般搂在一起。他的左掌忽地攥紧了,再松开时,竟出现了一朵淡蓝色的,发着微光的小花,轻盈地飘在空中。
        “这个,有力量,不会枯,给阿辽。”
        “谢谢……”
        我接过那朵小花,只感觉它静静地飘在我的手掌上方,散发出灵力,温柔而安静,有些像云豹啊。我起身小心地把它放在我桌上的空盘上,看着它浮在那儿。明天找个玻璃小罐子好了。回到床上,我继续搂着云豹,盯着他的瞳孔发呆。
        “送礼物……接吻?”
        …?!停一下,这种情节他又是在哪里学到的啊!本来还觉得蛮浪漫的,好像突然什么都被打碎了一样。有些无奈地,我还是与他接吻了。我好像要融化一般,完全沦陷在那片带着力量的温暖之地——是第二天早上林虎的咆哮把我从沦陷中拉了回来。

〔家有大猫〕〔克劳林虎中心〕漂浮之花03

        ……暂且冷静下来后,自然而然地,我们接吻了。熟悉的刺痒触感,夹杂着小米酒的香气,与他醉酒后有些迷离的眼神交融在一起,仿若缠绕成一股绳索,或是什么藤蔓,温柔地系在了我的灵魂上。我躺在地上,以落叶为床。眼前只有他毛茸茸的脸,有些严肃,因为背着月光的缘故,甚至显得有些神圣,但都挡不住他眼神中所露出的那种感情——当然,不是指醉酒后的傻乎乎表情。都是同样的温柔,但跟林虎的眼神不一样,他……有些欣慰?好像还夹杂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喜悦。一切像梦一般,我如新生的花蕾一样,自然而然地向他张开了花萼。他的动作与之前的青涩不同,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像是要将我拉进他的身体一般抱着我。毛皮在皮肤上摩擦的感觉很奇妙,柔软,温暖,还让我感到那种安定,放心的感觉。我们如鸟般踩着风,踏空而行,时而又坠入深海,感受那份沉稳,让人窒息的愉悦。他的尾巴时不时搔动着我的身体,是无意识的挑逗。我们这次都沉溺其中了,无时不刻地吻着,同时其下又暗潮汹涌,令人感到兴奋,我们如黑暗中航行的船只一般,向光亮的灯塔奔去。最终,在激烈的潮水升至顶点之后,它退下了,归于平静。但这不是完全的结束,无形的纽带联结了我们二人,这算是某种契约吧?

〔家有大猫〕〔克劳林虎中心〕漂浮之花02

        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课,嘛,现在是比较闲啊,闲得让我有些害怕了。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要去雾台看看云豹。我还是无法放下我心中的思念,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他能回台北这边来,只有林虎在还是太寂寞了,如果能说服云豹的话,也许生活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趣。这么想着,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林虎。
        “……果然,阿辽你还是太好过头了。如果这能让你恢复正常的话,我答应你去,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而且你绝对不准和那只云豹一起待在雾台当什么祭司。”
        林虎的爽快让我有些惊讶了,本以为他会周旋一番来着呢。收拾行装时,我看到了柜子上次用的的小米酒,云豹大概会喜欢吧……这么想着,我顺带把它装进了包里,下午时我们就出发了。汽车旅程让我有些昏昏欲睡,到达时已是傍晚。正环顾四周,思索着怎么才能找到云豹时,我留意到了不远处树林中闪烁的金色瞳孔。这家伙……怎么回事?伸手示意林虎在一旁等着后,我小跑着向那处走去。
       “……阿辽?”
       是云豹的声音。正当我快要到他那时,他却往后退了几步,我有些疑惑。
       “是我。云豹,怎么回事?不想看见我吗?”
       “……我伤害了阿辽,我对不起。我不敢让阿辽见我。”
        真是死脑筋。我打开背包,拿出了那一小瓶小米酒,举起它向云豹示意。
        “没关系的,我不在乎。跟我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到时候我们一起想办法,我……很想你。”
        云豹的眼睛闪烁了一丝光芒。月光洒在他的毛皮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银亮的外壳,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漂亮……正当我想到这时,他走了过来,接过我手中的小米酒,一饮而尽——还好我盖了瓶盖,没洒出来。
        “阿辽来见我,我很开心。阿辽原谅我,我很开心。可以陪在阿辽身边,我很开心。喜欢阿辽,我很开心。”
        还是头一次见他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呢……不过最后一句是怎么回事啊!虽然之前已经听过一次了,我还是有些不习惯。我牵着他毛茸茸的手,想要离开,却被他拉了回去。
        “我们走灵道。灵道快。”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过了这么久,我跟你还不够亲近啊……”
        “我懂了。我会努力,像上次一样。”
        …………???诶???怎么回事,刚刚见面怎么就遇上这种话题,虽然可以接受,但是这里是树林啊!!正当我想拒绝他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突然消失了。眼前的画面还是太具冲击力了,结实的肌肉,细毛正在初秋的风中飘动,还有点……晕晕乎乎的?难道是喝酒的作用吗?与那日的懵懂不同,云豹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似的,抱住我就把我压在了草地上。

〔家有大猫〕〔克劳林虎中心〕漂浮之花01

前几天被朋友安利了家有大猫……第一次觉得恋爱游戏这么好玩
呼,粮好少,决定自割腿肉
随缘更新,著名挖坑不填选手
林虎5结局背景
希望能偏向原著性格一点,我会尽力啦!
(因为对石虎不感兴趣所以不写他,吸吸(被打死))
看了一下结局虎爷5没联系家豪…………脑壳疼
(看心情随缘写肉)

        等到一切结束后,我忽然感到了落寞。不仅是因为身边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去,也是因为深深的无力感。真的…难道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吗?大二的课程开始有些糊里糊涂的了,就算有林虎在旁边监督,偶尔还会吵上一架,也没有什么改观。真是的,怎么像是到了叛逆期一样呢?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林虎皱着眉头在旁边看着我,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键盘的敲击和鼠标的电击声提醒着我我还存在着。有些困倦了,却莫名其妙地不想睡,我打开了一罐咖啡,还没来得急灌下去,林虎严厉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阿辽,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那只云豹回他的雾台后你就不对劲了。我跟你说了多少次……”
        “不要管他人的事情,那些我没有能力去做。你这句话我都快能背下来了,但是我就是不甘心啊……”
        我把咖啡放下,长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这罐咖啡跟那天云豹给我的那罐还是同一个牌子……不过我也报答不了他了。为什么要走呢?留下来的话还可以一起想想办法什么的,因为伤害过我就离开这种事真是太没脑子了,果然是那么单纯啊,明明连那种事都做过了……如果我去找他的话,他会回心转意吗……但这也帮不了他什么啊!思绪像一团乱麻般纠缠在一起,我关了电脑,草草收拾了一下,就躺在床上了。好在林虎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让我稍稍镇定了些,安然入眠了。

【血界战线\史蒂芬视角】致幻药

        尽管身处H.L.,万事皆允之地,眼前的景象仍是如梦境一般虚幻。光影交错,无尽的光华之下藏着各种异形状貌的生物,不知是神明,亦或是只敢藏在黑暗中的胆小鬼?堪堪迈开脚步,险些跌倒,四下观望,自己所立的根本不是坚实的地面,而是与遮掩那些生物同样的光华。
        ……这是哪里?试图调取记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终焉或是新生?无所谓了。暗暗站定,调用自己的力量,试图去击落那些怪异的生物
        “艾斯美拉达式血冻道•绝对零度之枪。”
        冰柱飞起,穿过那些生物时并无想象中的血肉飞溅,而是安静地消失,留下一团黑暗,在这虚幻美丽的空间平白地留下了一团空洞。没有再试图走向那里,闭上眼睛,略微冥想,自己的身体已然移至那黑暗之前。伸手触了触破洞旁的光,那光像是惊惧的飞鸟一般弹开,一连带着其他的光芒,汇聚为一个极亮的光点

        自己脚下的光芒也随着它一并去了。坠落,无尽的坠落,失重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带着自己的意识一并消散。像是到了谷底一般,自己置于完全的黑暗之中,莫名的安定感充斥了自己的全身,驱使着自己走向不知从何而来的白洞。





        “史蒂芬,感谢你的帮助,已将你的使用记忆提取,这种新型致幻药对人脑的影响将记录在案,我会对此做出处理。”
        “啊,没关系克劳斯,这是我的工作。不过,那些画面和感觉还真是很有意思呢。”
        唇角勾勒出一个弧度,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分享一下最近做的男友表情包

我永远喜欢克劳斯

每日妄想
我爱男朋友

【血界战线/克劳斯中心】破败之心01

复健型短打   中世纪骑士设定 随缘型更新
        ……血的气息很浓烈,虽已是习以为常,但克劳斯还是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快步穿过树林,仅留下碎裂的枯叶,跳进湖泊中洗去周身的血味,爬上岸趴在岸边大喘气。脱下暗红色的轻甲,湿透的罩衫已经被割裂了几处,浸染了血色,紧贴于身上,现出略显壮实的身躯。褪去罩衫,裸露全部上身,小麦色的皮肤上还淌着几滴水珠,只是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烙印在肩膀和胸肌上。渐渐平静下来,在湖边找了几株水草,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
        现在是新月夜,暂时还不会有人追上来。身上有三处剑伤,盔甲已经被砍裂了几处,就连马也被杀了,得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还有吗?身为帝国最高级骑士团的骑士长,身边的骑士都与自己走散了。有些分头行动的下落不明,跟着自己的都……在自己眼前被敌人的刀剑绞碎,活下来的只有自己。想到此时,克劳斯不由得发力锤向地面,留下一个小坑。如果不是叛乱和女巫,自己本应和好友待在家中围着炉火吃着烤肉,再聊聊最近的琐事。然而如今这只能是破碎之梦而已,在那种力量下,一切都荡然无存。
        克劳斯站起身来,翻看地图,好好思考接下来的去处。自己刚从奥托斯城南下,这里应该是月影丛林,向西走有个小村庄,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被占领了。暂且在这里修整一晚吧,敌人对这块地形不熟,应该不会轻易找上自己。拖上盔甲和罩衫,克劳斯找到了一块被树丛遮蔽的空地,拧干罩衫,暂且作为今夜的床铺。
        透过碎叶,星光映射到克劳斯的面庞上,血红色的头发湿答答地黏做一团,搭在他的额头上。祖母绿色的瞳孔映着光芒,夹杂着几丝愤怒,以及坚定的决心。总有一天,那些力量都会被自己的拳头击碎。